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互联网 > 正文

被抓进看守所的共享单车创始人:我已一无所有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子夏 时间:2017-10-30

中华PE:

  编者按:他现在除了一身债务和一条狗,已一无所有,而自己即将北漂打工。

对于丁伟来说,现在是劫后余生的时刻。

作为“富二代”的他颇喜欢折腾,去年底靠着父亲的投资在南京跟风创办町町单车。到今年6月底出事前,町町单车累计投放了超1万辆。

然而,随着父亲的企业资金链断裂,町町单车不仅没有了输血方,丁伟本人也卷入了父亲的案子,在看守所待了近40天。随之而来的是町町单车的轰然倒塌。

截至目前,町町单车仍有一万多用户的押金未退。面对押金退不出的问题,丁伟想以车来抵押金。然而因为股权变更,这位町町单车的创始人的言辞并不能作为官方回应。

丁伟在接受创业家&i黑马采访时说,公司倒闭、家庭破产、女友分手,他现在除了一身债务和一条狗,已一无所有,而自己即将北漂打工。

以下为丁伟对创业家&i黑马的口述节选。

第一次创业

町町单车理论上来说是我第一个创业项目,在这之前我在上海帮忙打理我爸的珠宝店。但我才23岁,不太想卖黄金珠宝这些事儿。

去年我爸来上海看我,发现我每天上班放着跑车不开,而是骑摩拜单车。去年8、9月份正是摩拜最火的时候,我爸觉得共享单车使用方便,商业价值也挺高。我也觉得挺好,于是就创立了町町单车。

町町单车的车身设计是我主导的,我之前不是玩跑车嘛,町町单车的漆用的都是保时捷上的那种漆,轮胎都是实心胎。因此,造价除了摩拜没人比我们更贵(创业家&i黑马注:丁伟称町町单车成本为1800元/辆)。我们前期投入了大概2000多万元,全是我父母公司出的。

我们接触到共享单车项目的时候,摩拜、ofo各方给的官方数据是每天10次左右骑行次数、每次1块。我们当时想着5毛一次、预估每天8次左右骑行次数,每天每辆单车有4块收入。这样算下来,仅靠单车的使用费用只要一年半就能全部回本。

去年12月18号我们召开了第一场发布会,投放了第一批车。截至6月倒闭,町町单车铺了1万多量单车、有15万用户。

我们是首家南京共享单车企业,今年过完年摩拜和ofo就进来了。我们根本没办法跟摩拜这种有大资本的主抗衡,他们一个月能铺十万辆,而我们总共才铺了一万辆。摩拜、ofo的车出门就能看到,町町单车出门左转还得再找找。我们怎么跟别人打?!

我们也去谈过融资,但大的风投基本上都投摩拜和ofo了,不会再投其他单车公司了。我们只能找一些小的、实体公司谈投资,最后还是没谈下来。

但关于共享单车的未来,我的设想和摩拜他们正在走的路算是不谋而合。

一、我曾设想和南京公共自行车合作开发共享电电车,用他们的围栏保障充电和维护;

二、在共享单车积累基础用户群基础上去做共享汽车;

三、和高德合作。把共享单车、电单车、共享汽车全都合在高德上去,打造出南京一个完整的出行体系。这样的话,不管我有多少单车,我肯定不会被其他公司打败。

此外,我们获得的用户数据后,也可以为商家进行精准推广和导流。数据上的应用太广了,什么都可以涉及到。

现在摩拜不也宣布用共享单车的基础用户做共享汽车、ofo和高德合作了嘛。摩拜、ofo有那么大的智囊团,要钱有钱、要人有人,但发展方案其实跟我想的差不多。

就因为缺钱,这个事儿没成。我觉得特别可惜和不甘心。

不过我一点都不愧疚,因为我没有偷懒。每一次组装车、铺车我都亲自上。晚上铺车到凌晨五四点,白天还去开关于规范停车会议、交通部各种会议……还得谈融资和商业合作。每天都是风里来雨里去。打心底来说,我很想把这个事儿干成。

生死变局

町町单车会倒闭,是因为我父母公司作为输血方资金链断链。

我爸妈的公司是做投资理财,做一些社会融资。我们在泰州有一家保险财富、大概有20多家门店的规模。这家公司倒闭了,老百姓到期的、没到期的都过来取钱,不管这个钱有没有收回来。

借款人们一看我爸公司出事了就都不还钱了,还钱的那些也是欠100万只还50万还要求当面撕毁借款合同的那种,但逼得没办法只能接受。我爸拆东墙补西墙,还去借高利贷还款,最后整个公司就拖垮了。

我在4月底就离开了町町单车。当时,我知道爸妈公司经济上周转不开,但我不知道问题这么大。我爸妈公司在泰州,要钱的已经找到南京来了。有一天我爸正好去天津车厂了,就我在公司。他们那帮人一上来二话不说就扇了我两巴掌,我当时都被扇懵了,不知道出了什么事。我问我爸他也不说实话,就说撑得住、撑得住、放心没问题。

网友评论: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ajaxfeedback.htm
栏目分类

蓝冠在线 网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如有版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二十四小时内删除或更改!

蓝冠在线一个草根互联网创业者的摇篮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