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广告 1000x90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互联网 > 正文

告别优步中国一年:优步在中国为什么会失败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子夏 时间:2017-08-01

  (原文标题:告别优步中国一年:Uber在中国为什么会失败)

  距离优步中国与滴滴合并已经整整一年。曾经势头迅猛的Uber坚持了30个月,为什么并没有打破“外资本土化不成功”的魔咒?退出中国,是不是目前Uber内外受困、全球战略退缩的前奏?而受到Uberness创业精神洗礼的年轻人并没有离开……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  酷热的七月北京,尽管共享单车遍布公共场所,但顶着烈日想舒适、方便出行的人群中,有人开始抱怨现在滴滴快车、专车比以前贵了又不好叫。自身状况波折的易到也流失了大批司机。

  情急之下,有人会想起打开优步的页面碰碰运气,不过即使问到开优步的司机,他们也会不假思索地告诉你“都是一样的,后台都是滴滴”、“我也搞不清有什么区别”、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两个应用,我就是以前一直用优步习惯了”。

  优步中国和滴滴合并一年,人们似乎已经忘却了那场比酷暑更感焦灼的专车大战,优步在中国市场的落幕仓促又令人唏嘘。

  8月离别

  时间倒退回一年前。7月28日,《网约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正式出台,网约车的合法地位获得明确,满足条件的私家车可按程序转为网约车。

  三天后,正当网约车从业者还沉浸在新政出台的喜悦中时,滴滴和优步中国突然宣布合并,这个消息让所有人都吃惊不已,就连正在一线拼抢市场的优步中国员工也被瞒在鼓里。

  “8月1日清晨,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,发现内部工具突然无法访问。出离愤怒,黯然神伤。”一位优步中国前员工这样记录当天的场景。合并消息来得太快,让所有人都手足无措,原本在厦门和青岛两地举办的周年庆聚会变成了散伙饭。

  正在准备全球新员工入职大会的产品市场经理郑辰雨也十分吃惊,“当时在Uber全球城市完成订单数排名中,前10名有7个来自中国。而一夜之间,它们成为了滴滴的业务单元!”一年后,他在领英上发文回忆道。

  在收购之日两周以前,Uber旧金山总部给中国区员工发出一封邮件,要求他们安装一个名为“Global Protect”的软件,以增强公司网络安全。

  而他们没想到的是,所谓的安全软件是Uber隐藏自己重要商业信息的工具,也是Uber准备离开中国市场的“清场”措施。“该文件可抹掉这台电脑上所有的数据;添加或移除设备描述文件;添加或移除预置描述文件……”优步前员工向界面新闻记者解释。

  这也导致了双方合并之后的流程并不顺畅:滴滴要求Uber提供解码信息以便接手工作,而Uber方面则要求滴滴提供所需资料在电脑上的确定文件名称。

  早在2016年4月,正式合并前的4个月,时任Uber全球CEO卡兰尼克就与滴滴方面柳青开始接触,考虑合并的可能性。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,Uber突然提高了补贴额度,以增加谈判筹码,“2015年9月,司机端的补贴额为每周2亿元,而从次年4月起,每周最高支出涨幅达到5000万,离开前补贴最高升至每周5亿元。”

  事后,有些员工也回想起了合并前工作中流露的一些迹象。“5月开始,总部和我的联系变少了,发邮件也经常得不到回复,一开始还怀疑是自己的工作出了问题,在自己身上找原因。”优步北京办公室的任杰回忆道。

  上海办公室的张优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,“大概7月中旬一些重要岗位的招聘计划推进速度突然变慢了,报上去之后没有反应,他们要来回讨论几次才给答复。”这在当时中国市场突飞猛进的态势下,显得异常。

  不过和界面新闻记者谈到优步中国的合并结局,张优显得十分平静,“当时感情上有波动,但从理性上讲,从资本角度而言很正常。”

  绝大多数员工是在8月1日得知的消息,就连优步中国高级副总裁柳甄,最早还在朋友圈就合并一事予以否认:“纯属谣言,增长很快,我们很忙,无暇回复。”

  “公司突然空了,像被恐怖袭击了一样。”任杰谈及当时的情况还历历在目,“卡兰尼克亲自来北京宣布合并,不过他没呆多久,第二天就走了。”

  卡兰尼克的中国行来去匆匆,之后的一年里,他再也没有踏上这片他曾经渴望征服的土地,这个最烧钱也有可能是最赚钱的市场。

  在2015年与滴滴激战正酣时,卡兰尼克有75天都是在中国度过的。彼时,成都、广州、杭州和北京等城市的订单量一度在Uber全球市场中排名前五。

网友评论:
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ajaxfeedback.htm
栏目分类

蓝冠在线 网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如有版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二十四小时内删除或更改!

蓝冠在线一个草根互联网创业者的摇篮

Top